当前位置:小球赛-2022世界杯教育女儿有男朋友了
女儿有男朋友了
2023-01-05

我希望有一天,有机会和我的女儿们(好吧现如今她们一个6岁一个2岁)一道去看话剧《阴道独白》。踩着林荫道金黄的落叶,手拉着手。她转过脸,微笑着对我说:“妈,我恋爱了。”

我希望有一天,有机会和我的女儿们(好吧现如今她们一个6岁一个2岁)一道去看话剧《阴道独白》。踩着林荫道金黄的落叶,手拉着手。她转过脸,微笑着对我说:“妈,我恋爱了。”

本名赵元。作家,绘本作者,服饰设计师,资深媒体人。两个宝贝的妈妈。北师大发展心理学研究生。著有《愿时光待你好》等作品十余本。绘画作品曾参加艺术展。

1

某年某月的某一天,女儿雀跃着跑回家,稍微有点儿羞涩,基本全然是欢喜地昭告:

“妈,我有男朋友了!”

首先坦白下:目前我大女儿不到7岁,小女儿两岁出头。

你觉得现在就开始意淫未免太早?然而也许并不——前几天,两位芳龄8岁(是的,绝非18!)的姑娘,前后脚向我倾吐关于她们“男盆友”的如此这般:臆测、吃醋、吵架、分手、和好、拉小手(“听说别人还有亲小嘴,我们可没有哦!”)……一个都不能少。当然,她们在家早起时仍是奶奶给穿衣裳,爷爷给喂饭。她们的父母对此一无所知。

幸运的是,我听了,并未觉得世界末日。这说明我还没有到九斤老太的年纪。遂决定努力意淫下我女儿的恋爱生活,以便立字为据,将来不忘初心。

假如开头一幕梦想成真,无疑皆大欢喜—这将有力证明:我的亲子关系打理得是多么山明水秀,叠彩峰岭,可圈可点。甭管彼刻她是8岁,18岁,还是48岁,她肯向我分享如此隐秘的欢喜,就说明没拿我当外人。

2

说我听了这话,就跟听见“妈,我今儿吃了仨包子”似的只顾一团欢喜,肯定有假。那么,我都杞人忧天些什么呢?

所谓早恋?忽然想起我七岁时,学校开春季运动会,观众俩人一条凳,也不知怎么我和同凳的小男生就暧昧起来。两只小手握在条凳上,似触到,又似没有,都不动。我脸也红了他脸也绿了,俩人并不看彼此,也不看比赛,只顾双双静嗅空气中新生杨树叶苦甜相间的清新气味,一同望向操场一隅争相怒放的复瓣樱花……有神秘明亮的温暖氤氲。亦不知何时,运动会居然结束了。

运动会结束了,这段“恋爱”也就结束了。此后5年同窗,我们见面只是微笑点头,擦肩而过。最强悍的联结是每学期末评三好生,唱到我的票数时,我的余光都见他稳稳举起的手臂,不太高,也不太低。

这不是恋爱?若不是,这些年过去,我还会记得他剃得圆圆的小平头,中正端和的丹凤眼,以及那个春日午后新洒过水的操场洁净的土腥味儿?但想起,就觉得惨淡人生尚有余欢,勉可苟活。

这些怪力乱神的感受,打死我也没法和父母说起。以前他们听见会打死我,现在他们听见会骂死我。

上一代被教导得都不大像人。他们抵死坚持我21岁前不可恋爱,25岁前必须结婚。他们对自己的婚姻(我不以为他们有过恋爱)纠结、后悔着,却誓死掌控我的恋爱——自己几乎没顶,却立志教我游泳,难怪我也几近呛死。直到与他们的理念背道而驰,总算略得安详。

3

到目前为止,我的两个女儿都常常表示,长大后要“找个好王子结婚”,然后“生两个宝宝”。老大想生“一个男孩一个女孩”,老二则想”像妈妈一样生两个女孩”——老大已经开始有了自己独立的想法,老二还处在“妈妈就是我的镜子”阶段。

这说明到目前为止,我这妈当得还算合格,起码令她们觉得婚姻还不算苦差,生孩子也不会令一个女人身心崩盘,不妨一试。

不过时代如此不同,小虎队那会儿的爱情尚是“想带你一起看大海,说声我爱你。给你最亮的星星,说声我想你。听听大海的誓言,看看执着的蓝天,让我们自由自在地恋爱”,TFboys已成“给你买最大的房子,最酷的汽车,走遍世界每个角落”——谁的爱情更予人欢喜有待商榷,由欧美日韩及国,结婚率逐年下降而非递增却是事实。离婚率正相反。也许因为汽车、洋房终究比大海、星星难得?

据说现在越来越多的男孩子也都不追女孩了,宁可宅在家里打游戏……女儿们打算下一盘大棋,却未必找得到对手——也许我已失去在她们的婚礼上,忆起她们初生时的小小模样,不由得哭得稀里哗啦的抢风头机会。

她们的时代,婚姻倒还不至于消亡,但肯定不再是两性关系的唯一主流。不过小孩子们的想法常常在变,当她们长大后,无论怎么头脑发昏,我都会倾力支持的。

4

说点儿我的情感观:

1.爱情由荷尔蒙生产,由爱升华。没有荷尔蒙的爱情,就像一架没有发动机的飞机。没有爱的爱情,就像一架飞机没油。

2.恋爱时节,节制是最大美德。那些呼天喊地没有他我活不下去的,并非因为对方魅力巨大,不过因这人太乏味,只得无事生非。爱一个人,只与自己有关。任何人没有权利绑架对方的感受。

3.原生家庭很重要,原生家庭很重要,原生家庭很重要。

4.勿本末倒置——学撩汉36计,不如料理好自家身心。真爱自己,和谁结婚都一样。

5.想嫁豪门,须自己先是豪门。

6.处女情结见鬼,家暴零容忍。

……我很清楚,这不过是我个人的闲来呓语,和女儿关系不大。我可以分享,但也只是分享而已。虽然“终于掌握一门技艺,但基本用不上”,实在有些如鲠在喉,但这是我的事。我甚至可以写一本《致女儿书》,但是看不看由她。这本书只代表我爱她。

平生若不曾为个傻小子要死要活,不思饮食,也缺点儿什么吧。失恋当然值得恭喜,可使人立马摆脱“我是世界中心,人人都爱我”的巨婴心态。放下我执,立地成佛。

6

关于恋爱,我唯一打算和女儿好好谈谈的,是性。

好吧,我承认,直到结婚,我都不知道性是怎么回事。唯一的感受就是我爸我妈偶然提及时,纷纷眼神惊恐、神情苦楚、咬牙切齿—我不情路多舛谁情路多舛?

甚至一位90后小美女,结婚后怀孕了都不好意思告诉她爸,“因为我爸会羞辱我”。

我不想女儿以此为耻。我要她以此为荣。

关于这件事,越早开展就越无尴尬。

大女儿3岁的时候,我就给她买了《乳房的故事》《小鸡鸡的故事》,以及《小V向前冲》。她翻来覆去听得津津有味。

3岁半,我和她爸爸一起带她参观位于江苏同里的性博物馆时,她很好奇,看得很认真。好吧,她现在已经完全不记得了,但潜意识决定人生:有爱的性,像大自然一样神奇美丽。

5岁时,看见卫生巾,她问这是什么,从而知道了月经。“来月经是件很光荣的事情,因为这意味着拥有做妈妈的能力。”

我不介意带她去看话剧《阴道独白》——阴道,如鼻子,如手掌,不过是我们身体的器官之一,为何要妖魔它?我们对待它的唯一态度,只是坦然珍惜。

等她可以独立看书,我会给她介绍从国外引进的相关图文书籍。

再大些,我会和她一起,学习实践如何给香蕉戴安全套。